软视频

赵后遗事作者宋·秦醇500

生子,昭仪曰:“从何而得也。”乃以身投地大恸。帝自持昭仪起坐,昭仪声呼宫吏蔡规曰:“急为吾取子来。”规取子上,昭仪语规曰:“为吾杀之。”规修虑未行,昭仪怒骂曰:“吾重禄养汝,将安用也。不然,吾并戮汝。”规以子击殿基死,投之井。后宫宫人孕子者皆杀之。

后帝行步迟涩,气惫不能御女。有方士闻而献丹。其丹养于火者,百日乃成。

先以大瓮贮水满,乃下丹水中,水即沸。又易去复贮新水,如是十日不辍,丹乃成。帝日服一粒,颇能行幸。一夕在大庆殿,昭仪醉,连进十粒,初夜绛帐春浓,帝笑声吃吃不止,及中夜昏昏不能起坐,声息间然。昭仪急起,秉烛视帝,精出如泉溢。有顷,帝崩。太后遣人理昭仪,且急穷帝得疾之端,昭仪乃自绝。后在东宫,忽寐中惊啼甚久,侍者呼问方觉。乃言曰:“适吾梦中见帝,帝自云中赐吾坐,帝命进茶,左右奏帝云:‘向日侍帝不谨,不合辍此茶’。吾意既不足,吾又问帝昭仪安在?帝曰:‘以数杀吾子,今罚为巨鼋,居北海之阴水裕间,受千岁水寒之苦。’”乃大恸。后梁时,北鄙大月支王猎如海上,见巨鼋出于穴。

其首犹贯玉钗,望波间,卷卷有恋人之意。大月支王遣使问梁武帝,帝以昭仪事报之。


  评分

  相关推荐

网站地图 产品合作:@A_yindang

警告: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,對全球華人服務,受北美法律保護,若訪客地區法律不允許,請自行離開!